绛堂执戟

回首荒城斜日,倚栏目送飞鸿。

cnm老福特温莎牛顿!!!
被敏感词屏到死我真的服了,到底有什么好屏蔽的啊?!啊?!

【顺懂】戏剧 全文一发完

一·他杀死了王圝后
 
  这个冬天似乎格外寒冷。

  惨淡的阳光从厚重的的云层间漏下来,在路面上映出树的影子。明明是正午时分,街上却空无一人:路边的商店已经打烊,居民的房子也门窗紧闭。整条街道,甚至整座城市都安静的仿佛见了鬼,而乌鸦刺耳的叫圝声更是让这个地方显得鬼气森森。很显然是有什么不得了的、可怕极了的大事发生了,以致于让这里的居民纷纷躲了起来。

  只有一个地方还热圝热闹闹——只不过它热闹的很隐蔽。

  在这座城市的正下方,是一座在各类罪犯间很有名气的酒吧。这里永远吵吵闹闹,只要你有足够的金钱,酒吧老板就可以给你提圝供任何的服圝务。从买凶圝杀圝人,到提圝供隐蔽之所,在这里,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酒吧里的氛围一如既往的热烈,有人正大声谈论着最近城市的异常:一座城市,怎么突然就像得了痨病一样,从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而很快客人们就从彼此的交谈中知道了原因。

  王圝后遇刺了。

  尽管没有走露更多的风声,但据说王圝后陛下的卧室里遍布可怕的血迹,王圝后怕是凶多吉少。愤怒又伤心欲绝的国王正在通缉凶手,而凶手很有可能正藏在这个城市。

  这些坐在酒吧里的都是穷圝凶圝极圝恶之徒,他们当然不会在意凶手是否藏匿在这座城市,甚至就在这个酒吧。他们在意的只是能否凭借凶手的人头在巡圝捕那里换一大笔金钱,或者更阴暗一点,拿悬赏的金钱跟巡圝捕换一次免罪的机会。这些酒徒大声嚷嚷着,挥舞着拳头砸向酒桌;粗鄙的语言从他们嘴里冒出,杯子里的酒或被他们喝下肚皮,或被他们洒在地面。整个酒吧嗡嗡嗡的,仿佛有一百只马蜂在这里飞舞,空气里满是酒气,甚至还残留着某个不胜酒力的家伙呕吐物的味道。总之,不论是人还是环境,这里真的糟糕极了。

  只有坐在角落的那位客人例外。他浑身裹圝着黑色的斗篷,全身上下只露圝出下半张脸上饱满的嘴唇和一双保养得当、手指修圝长的双手。他用手指挡在鼻子下面,轻轻地咳嗽了几声,看得出对这样混乱的环境有些不适应。不得不说,这位客人的安静让他在这样乱糟糟的环境中显得有几分打眼,以致于已经有不少目光在悄悄打量着他,而他本人似乎也对这些目光有所感知,因而越发的感到不自在。他伸出食指敲了敲吧台,酒保应声而至:“先生,您想喝点什么?”黑衣人用他那鹿一样机警的目光盯着酒保看了半晌,眉头一皱,说:“我怎么看你有些眼熟?”这酒保身材高大,容貌英俊,实在是不像是一个酒保。可偏偏娴熟的调酒手法和周圝身的气质让他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酒保耸了耸肩,说道:“是我长得太大众了。比起这个,先生,您到底想喝点什么?”黑衣人看出酒保不想多谈,但他仍是盯着酒保,像是要从他脸上分辨出什么来一样:“要……一杯普通的麦酒就可以了。”

  酒保很快把酒端上来递给了黑衣人。而后酒保拿出一个杯子,用抹布细细擦圝拭。他一边擦着杯子一边打量着黑衣人,黑衣人不为所动,继续默默地饮酒,完全没有回应酒保的打量。终于酒保忍不住向黑衣人问道:“先生,请问您做了什么才让您逃到了这里?我想您不会不知道来这里的客人都是走投无路之人。”“唔。”黑衣人顿了顿,“我确实干了件大事,目前正在被全国通缉。所以想请求酒吧老板帮我找一个藏身之处。”“您不必如此紧张,现在那些官老圝爷绝大多数都因追查刺杀王圝后的案子而焦头烂额。”酒保答道,“莫非您和王圝后的案子有牵连?”酒保的一句话成功吸引了酒吧里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一瞬间酒吧里原本的嗡嗡声都小了下去,一道道目光转过来黏在黑衣人身上。黑衣人扭了扭身圝子,看得出有些不自在的样子。“唉。”黑衣人叹了口气,“没办法啊……生活太平淡了总要有点波澜——我杀了王圝后。”

  这下酒吧里彻底安静了。

  紧接着又如油锅里倒进了水花一样炸开了锅。

“不可能!”有人圝大声质疑。接着便有人附和:“王圝后的护卫武艺高强,根本不是你能打得过的!”

“你们怎么知道我打不过?”黑衣人转头面向酒吧里的其他客人,“出来挨打试试?”“你!”刚刚大声质疑的客人站起身,就要冲到黑衣人面前的时候,被酒保拦住了。“这位客人,冷静一下。”酒保冲他说道,而后转向黑衣人:“既然您说您杀死了王圝后,那您总要拿出点证据。恕我直言,您的体格可不像是能打得过护卫。”“我用不着担心那些护卫。他们根本不敢进王圝后的屋子。如果他们没有我的允许就进来了,那国王会砍了他们的。”黑衣人说着摘下了他的兜帽,露圝出了眼皮上的小痣。

  现在酒吧里一片死静。别说掉下一根针了,就是一个麦麸掉在地上人们也能听见。因为黑衣人露圝出来的是与王圝后别无二致的脸。

  接着就听黑衣人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这个证据怎么样?我就是你们的王圝后。至于我怎么杀了王圝后——很简单,我靠的自圝杀。”
 

二·国王的第二人生

  国王现在很苦恼。

  这属于正常现象。任谁连续三个月面对堆积如山的公文都会忍不住发脾气。虽然他是国王,可他并不想英年早秃。

  国王面对着羊皮卷,绝望的捂住了他的发际线。

  面对开始走神的国王,一直和他一起处理公文的王圝后并没有什么不满。事实上,王圝后也早已厌烦了每日的公文。他侧过头来看着苦恼的国王,过了一会,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又把头转了回去。

  “明天我会自圝杀。”王圝后说。

  “啊?!”国王吓得转身一把抱住了王圝后的手,“懂儿你说什么呢懂儿,不想批就不批了,你……你讲什么呢!”

  王圝后仿佛看智障一样看了国王一眼。

  “明天我会自圝杀,但房间里只有血迹,没有尸体,也没有凶手留下的证据。所以你不知道谁动的手。你封圝锁了消息,但依旧有风声走露了出去。你发布逮圝捕令,但你悲痛欲绝,发誓要找到王圝后: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所以你微服出巡了。”

  国王愣住了,随即大笑:“好主意!那么我聪明的王圝后,这些文件由哪位来继承呢?这可不是什么轻圝松的工作,要找个有足够的时间的人才行。”

  王圝后看着国王笑出两颗虎牙,叹了口气,也笑着说:“你明明就有人选。现在我们该做点铺垫。”

  很快,门口的侍卫就听到书房里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随后王圝后面色不虞的冲了出来。王圝后怒气冲冲的气势令侍卫不由联想到当初国王与王圝后一同在战场上平定叛乱时的场景。

  王圝后啪的一声甩上了书房的大门。那沉重的大门在关闭的时候夹圝住了王圝后华美又拖沓的披肩,可王圝后并没有转身开门的打算。拜托,就是天底下心肠最软的人,正在气头上时也并不想圝做服软的事。于是王圝后一把扯开披肩的搭扣,将那披肩丢在地上,然后迈着轻快了许多的步伐走了。

  当晚,国王并没有和王圝后一起睡。王圝后去了寝宫,而国王则在书房批了一晚的公文。后半夜的时候,国王感到有些不舒服,于是将御医叫到了书房。

  然而谁也不知道,国王在屏退了所有下人后,向御医透露了他和王圝后的“越狱”计划。

  “我的天,你们都结婚这么多年还能有这把激圝情呢?”御医感叹。

  御医:“行,到时候我帮你一起封圝锁消息,不过你能不能带我一个?我也想出去了。”

  御医:“你不带我出去下次给你的药就不能保证是不是能苦翻一头牛了。”

  御医:“说真的,我们这么多年交情,你连带我出去一次都不行吗?我太难过了,我这叫交了个什么朋友啊。”

  国王:……

  国王:行行行,带你去。你闭嘴,别添乱。

  御医:我也就临场发挥一下,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

  于是第二天国王推开了闹了一晚脾气的王圝后的房门,却被里面可怖的血迹吓得三魂丢圝了七魄。他慌慌张张的冲进寝宫,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找到。侍女——没有——护卫——没有——刺客——没有——王圝后——更没有!而王圝后寝宫门口的侍卫竟然一概不知昨晚发生了什么!

  国王站在王圝后的寝宫门口,只觉得天旋地转。他用颤圝抖却咬牙切齿的声音下令:“封圝锁王圝后遇刺失踪的消息,全力搜寻凶手!”国王双拳紧圝握,手指捏的咔咔作响。他强圝迫自己冷静思考了一会儿,又转过头对侍卫说:“让传讯使给亲王写一封信,就说我要微服出访一段时间,叫他来替我批公文。再把御医也叫过来,让他和我一起走。”随后国王便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去了寝宫。

  国王保持着完美的演技直到最后一位下人离开。当他换上王圝后为他准备好的衣服,盖头换面之后,他已经是一个帅气贫穷但快乐的酒保了。

  他知道他的王圝后一定会去那儿——那个臭名昭著的地圝下酒吧。事实上换做是他,他也会将那里作为他们的碰头地点,这是他与王圝后这么多年相处形成的默契。至于为什么要去那家酒吧——很简单,国王每天要批的公文里有三分之一都在要求国王早日解决这颗毒圝瘤,然而要解决这个麻烦实在太难。如今有了一个解决麻烦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踏着轻快的步伐,我们伟大的国王陛下的第二人生,开始了!
 

三·沉默的亲王

  在收到传讯使的鸽子的时候,亲王正舒适地躺在海边晒太阳。他已经赋闲很久了,但他并不是那么着急地想继续工作。他甚至还暗暗希望大臣们的公文能再勤一点、再多一点,累死国王才好。
  谁让国王拐走了他听话又可爱的表弟呢?他在平叛的时候负了伤,转眼表弟的主帅就变成了国王——后来表弟也变成了王圝后。这简直让从小与国王势如水火的亲王大人气得想生吃国王。

  所以当侍卫将国王的求助信呈上来的时候,亲王是有些得意的。“批不过来了吧?就算拐走了我表弟,最后还不是要来求我帮忙?”亲王如此想到。

  然而当亲王把信拆开后,他就一点也笑不出来了。
“我亲爱的兄弟,我的左膀右臂:
      希望你一切都好!南部的风   景是不是十分美丽?希望那些美丽的风景没有让你忘记如何批改公文。
      我最近要批的公文是在太多了。而那些公文十卷有九卷是在要求我除掉那个臭名昭著的酒吧。于是我和懂儿打算演上一出戏剧,他假装遇刺,而我则配合他外出寻找凶手。为了防止我们的马车出现故障,我也带上了御医。现下我的桌子上应该堆积了不少公文,希望你能替我批完他们。
  P.S.:如果你想联圝系我们,之间寄信给庄羽就好。他也和我们在一起。
P.P.S.:这个主意是懂儿想到的,他真爱我。爱他,嘿嘿嘿。
                          顾顺”

  亲王脸色阴沉的合上了信件。他能怎么办,他只能配合国王的演出。
  亲王从沙滩上坐起,动作矫健的像一只豹子,一点也看不出这位骁勇善战的亲王曾经伤重到被医生判定再也不能站起来。他下令让仆人备好最快的马,而后便骑上马夜以继日的奔赴王城。
  饶是亲王做足了思想准备,当他看到桌案上堆叠如小山般的公文时,他也沉默了。他认命地在椅子上坐下,替跑路的国王批起公文来。
  亲王批公文的第一天,好累。
  亲王批公文的第二天,真的好累。
  亲王批公文的第三天,顾顺啊你快回来吧!
  亲王批公文的第……有完没完了!这些劳什子公文怎么还有这么多!
  就在亲王忍不住想要撂挑子的时候,他收到了国王的信。国王在信中说,他已经在酒吧找到了王圝后。传讯使和御医也成功混进了酒吧里,随时可以像火圝药一样把酒吧闹个底儿朝天。现在只需亲王装作是接到举报的样子带着军圝队出现在酒吧,像天神劈圝开黑圝暗一样劈圝开酒吧的大门。
  亲王:你怎么戏这么多?

 
  亲王接着往下看,只见国王在信的最后写到:“这也是懂儿想的,懂儿真聪明。爱他。嘿嘿。”
 
  亲王:打扰了,再见。

  于是亲王又调了一批精锐,向着地圝下酒吧进发了。

  在亲王与军圝队一路潜行到地圝下酒吧所在的城市的时候,正是午夜时分。亲王提前给国王发了鸽子,因此此时他将军圝队交给副将安置,自己则独身一人潜入酒吧。

  走到与国王约好的房间门前,亲王再三确定房间号无误后推开了房门。

  然后他看到了一屋子奇行种。

  房间里暖烘烘的,炉中的火焰哔啵作响,国王与王圝后正坐在炉前就象棋能不能悔棋而争执,国王的侍卫正尽职尽责的给这二位倒茶,而御医正与传讯使做着艰苦卓绝的斗圝争。
  “我家阿花生病了,你能不能给治治?它是我最听话的一只鸽子!”
  “我说过了,我只会给人看病!”
  “你连车子都会修!”
  “我会修车子和我不会给鸽子看病矛盾吗!?”
  “顾顺!你再悔棋我就生吃了你!”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
  亲王又沉默了。
  亲王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亲王再次打开了房门。
  这下终于正常了。国王与王圝后安静的执子对弈,侍卫站在手里端着茶壶安静站在一旁,传讯使和御医坐在一旁的桌前看书。国王抬头看见走进来的亲王,笑着说:“你来了,我们正在等你商议。”
  这场讨论没能持续多久。很快他们便敲定方案,由国王、王圝后和御医在酒吧里制圝造混乱,传讯使则负责为军圝队带路,好让军圝队包围这座地圝下酒馆。
  “你让军圝队里来几个士兵,我们一起把这屋子里的东西搬走。”国王说。
  “怎么,这屋子还有东西?”亲王问到。
  “废话!不然我圝干嘛叫你来这间屋子谈话,我们都查出来了,这间屋子里有酒吧老板私藏的武圝器炸圝药。”国王说。

第二天,所有的计划都顺利的实行了。王圝后在酒馆里和御医扮演的客人争吵,随后王圝后自爆身份让酒吧气氛爆冷又爆热,国王则趁机搅浑水,让这里更加混乱。就在酒吧里乱的像一锅放了七八种米一样搅不开的粥的时候——亲王劈圝开了酒吧的大门,他身后的军圝队更是将酒吧里的客人和酒吧老板都吓破了胆。
  至此,地圝下酒吧顺利的被铲除了,国王的公文可以减少许多。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亲王回到了他的领地,临走前他对国王说他在书房给国王准备了一份礼物,是他从王宫出发前准备的。国王与王圝后好奇的走到书房,只见书房的门边写着这样一副对联。

上联:空空如也大王宫
下联:卧虎藏龙小酒馆
横批:莫名其妙!

四·落幕即开幕
 

  “能行吗?”徐宏看着手里的剧本问。

  红海行动后的第一个新年,罗星又在伤好后从吉布提返回临沂号,舰长高云决定举办一次文艺汇演。蛟龙一队负责排演一场“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话剧。

  “肯定行!以往那些话剧一点新意都没有,这次这个既符合要求又有新意,凭啥过不了?”庄羽眼睛看着徐宏,眨都不带眨的说道。剧本就是庄羽写的。

“我觉得也是!而且我提议一下,国王王圝后就由顾顺李懂来演,他俩配合默契,还能反串一下给大家增添乐趣!”陆琛在一旁附和。

“我觉得可行!”罗星看热闹不嫌事大。

  “行,我看你们仨也挺闲,不然我就再添几个角色给你们演吧。”徐宏收了剧本,冲着面前三个大小伙子和善地说道。

  “副队再见我们走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徐宏一声冷笑。

  就这样,一场名为《王圝后之死》的话剧,开幕了——



End.

给My星的《红海行动》。

@xingtn  真的是第一次写评……我尽量让这篇评论看起来不是那么乱(cry)

  看我星的文好久了,一直觉得星星笔下的尹老师很有性格。敢爱敢恨,特别泼辣,对待爱情带着一种“你不要招惹我,一旦招惹了我那我们就死也要死在一起”的勇敢决绝。而这篇一打开我就有点懵,怎么还成了前男友啊?怎么还喝醉了给前男友发短信?? 按以前的套路难道不是你分手我不干,我分手你八百匹马也别想拉回我么?

  然后我退出去看了眼,哦,现实向。

  如果是现实向,那这就能说得通了。现实的压力其实真的蛮大的。工作挤掉了生活,镜头挤掉了隐私,这两个人在一起压力真的很大。而尹昉频繁提出想见面,其实也是因为这样大的压力让他没有安全感吧……而小黄一直推脱他的要求,也让尹老师生气了吧。说不定还会产生“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想和我在一起”的怀疑。再加上工作的繁忙让两人说不上话,在这种疑似冷战的气氛下分手真的太正常了。会舍不得会犹豫会想挽回也太正常了。因为这不是他们之间某个人的过错导致的分手,而是因为工作。(工作耽误谈恋爱,古人诚不欺我。)

  他们两个,始终是爱对方的。

  所以尹昉会在知乎的回答里写到无足鸟,并幼稚的期待小黄会看到这条回答,会明白他心中所想。

  所以黄景瑜会在看到尹昉的回答以后抑制不住的想哭。因为他丢了一条肋骨,一个和他契合的仿佛原本就是一体的人。

  所以尹昉会在醉酒后给前男友发信息,所以黄景瑜会在收到短信后去酒店找尹昉。他们两个人都缓过了,可是爱情不会因为缓缓就消失。

  最让我痛哭流涕的是这篇文点题了!点题了啊!!以红海行动的顾顺李懂开始,以红海行动的顾顺李懂结束。剧中人的结局完美了,他们也是。他们值得每一个美好的结局。

抄袭就是可耻。可耻就是要被骂。
和圈子凉不凉,亲友多不多没关系。
真以为人太太那么多亲友呢?
其实都是鹅心抄袭而已。
呵呵,傻逼。
甜甜对抄袭是什么态度?
你自己又是这样,有趣。

【顺懂】戏剧

三·沉默的亲王

  在收到传讯使的鸽子的时候,亲王正舒适地躺在海边晒太阳。他已经赋闲很久了,但他并不是那么着急地想继续工作。他甚至还暗暗希望大臣们的公文能再勤一点、再多一点,累死国王才好。
  谁让国王拐走了他听话又可爱的表弟呢?他在平叛的时候负了伤,转眼表弟的主帅就变成了国王——后来表弟也变成了王后。这简直让从小与国王势如水火的亲王大人气得想生吃国王。

  所以当侍卫将国王的求助信呈上来的时候,亲王是有些得意的。“批不过来了吧?就算拐走了我表弟,最后还不是要来求我帮忙?”亲王如此想到。

  然而当亲王把信拆开后,他就一点也笑不出来了。
“我亲爱的兄弟,我的左膀右臂:
      希望你一切都好!南部的风   景是不是十分美丽?希望那些美丽的风景没有让你忘记如何批改公文。
      我最近要批的公文是在太多了。而那些公文十卷有九卷是在要求我除掉那个臭名昭著的酒吧。于是我和懂儿打算演上一出戏剧,他假装遇刺,而我则配合他外出寻找凶手。为了防止我们的马车出现故障,我也带上了御医。现下我的桌子上应该堆积了不少公文,希望你能替我批完他们。
  P.S.:如果你想联系我们,之间寄信给庄羽就好。他也和我们在一起。
P.P.S.:这个主意是懂儿想到的,他真爱我。爱他,嘿嘿嘿。
                          顾顺”

  亲王脸色阴沉的合上了信件。他能怎么办,他只能配合国王的演出。
  亲王从沙滩上坐起,动作矫健的像一只豹子,一点也看不出这位骁勇善战的亲王曾经伤重到被医生判定再也不能站起来。他下令让仆人备好最快的马,而后便骑上马夜以继日的奔赴王城。
  饶是亲王做足了思想准备,当他看到桌案上堆叠如小山般的公文时,他也沉默了。他认命地在椅子上坐下,替跑路的国王批起公文来。
  亲王批公文的第一天,好累。
  亲王批公文的第二天,真的好累。
  亲王批公文的第三天,顾顺啊你快回来吧!
  亲王批公文的第……有完没完了!这些劳什子公文怎么还有这么多!
  就在亲王忍不住想要撂挑子的时候,他收到了国王的信。国王在信中说,他已经在酒吧找到了王‖后。传讯使和御医也成功混进了酒吧里,随时可以想火药一样把酒吧闹个底儿朝天。现在只需亲王装作是接到举报的样子带着军队出现在酒吧,想天神劈开黑暗一样劈开酒吧的大门。
  亲王:你怎么戏这么多?
 
  亲王接着往下看,只见国王在信的最后写到:“这也是懂儿想的,懂儿真聪明。爱他。嘿嘿。”
 
  亲王:打扰了,再见。

  于是亲王又调了一批精锐,向着地下酒吧进发了。

  在亲王与军队一路潜行到地下酒吧所在的城市的时候,正是午夜时分。亲王提前给国王发了鸽子,因此此时他将军队交给副将安置,自己则独身一人潜入酒吧。

  走到与国王约好的房间门前,亲王再三确定房间号无误后推开了房门。

  然后他看到了一屋子奇行种。

  房间里暖烘烘的,炉中的火焰哔啵作响,国王与王‖后正坐在炉前就象棋能不能悔棋而争执,国王的侍卫正尽职尽责的给这二位倒茶,而御医正与传讯使做着艰苦卓绝的斗争。
  “我家阿花生病了,你能不能给治治?它是我最听话的一只鸽子!”
  “我说过了,我只会给人看病!”
  “你连车子都会修!”
  “我会修车子和我不会给鸽子看病矛盾吗!?”
  “顾顺!你再悔棋我就生吃了你!”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
  亲王又沉默了。
  亲王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亲王再次打开了房门。
  这下终于正常了。国王与王后安静的执子对弈,侍卫站在手里端着茶壶安静站在一旁,传讯使和御医坐在一旁的桌前看书。国王抬头看见走进来的亲王,笑着说:“你来了,我们正在等你商议。”
  这场讨论没能持续多久。很快他们便敲定方案,由国王、王‖后和御医在酒吧里制造混乱,传讯使则负责为军队带路,好让军队包围这座地下酒馆。
  “你让军队里来几个士兵,我们一起把这屋子里的东西搬走。”国王说。
  “怎么,这屋子还有东西?”亲王问到。
  “废话!不然我干嘛叫你来这间屋子谈话,我们都查出来了,这间屋子里有酒吧老板私藏的武器炸药。”国王说。

第二天,所有的计划都顺利的实行了。王‖后在酒馆里和御医扮演的客人争吵,随后王‖后自爆身份让酒吧气氛爆冷又爆热,国王则趁机搅浑水,让这里更加混乱。就在酒吧里乱的像一锅放了七八种米一样搅不开的粥的时候——亲王劈开了酒吧的大门,他身后的军队更是将酒吧里的客人和酒吧老板都吓破了胆。
  至此,地下酒吧顺利的被铲除了,国王的公文可以减少许多。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亲王回到了他的领地,临走前他对国王说他在书房给国王准备了一份礼物,是他从王宫出发前准备的。国王与王‖后好奇的走到书房,只见书房的门边写着这样一副对联。

上联:空空如也大王宫
下联:卧虎藏龙小酒馆
横批:莫名其妙!

TBC.
其实没完哈哈哈哈哈
最后的对联来自我的基友,爱她。
请大家和我聊天!!

写到一半,觉得如果我是罗星我真的能生吃顾顺……

太刺激了……翻到了高一写的东西,本来以为会是黑历史,没想到居然不论是字数还是笔力都完全吊打现在的我……
我他娘的还写过这种神仙文呢啊……?

【顺懂】戏剧

二·国王的第二人生

  国王现在很苦恼。
  这属于正常现象。任谁连续三个月面对堆积如山的公文都会忍不住发脾气。虽然他是国王,可他并不想英年早秃。
  国王面对着羊皮卷,绝望的捂住了他的发际线。
  面对开始走神的国王,一直和他一起处理公文的王圝后并没有什么不满。事实上,王圝后也早已厌烦了每日的公文。他侧过头来看着苦恼的国王,过了一会,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又把头转了回去。
  “明天我会自杀。”王圝后说。
  “啊?!”国王吓得转身一把抱住了王圝后的手,“懂儿你说什么呢懂儿,不想批就不批了,你……你讲什么呢!”
  王圝后仿佛看智障一样看了国王一眼。
  “明天我会自杀,但房间里只有血迹,没有尸体,也没有凶手留下的证据。所以你不知道谁动的手。你封圝锁了消息,但依旧有风声走露了出去。你发布逮捕令,但你悲痛欲绝,发誓要找到王圝后: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所以你微服出巡了。”
  国王愣住了,随即大笑:“好主意!那么我聪明的王圝后,这些文件由哪位来继承呢?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工作,要找个有足够的时间的人才行。”
  王圝后看着国王笑出两颗虎牙,叹了口气,也笑着说:“你明明就有人选。现在我们该做点铺垫。”
  很快,门口的侍卫就听到书房里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随后王圝后面色不虞的冲了出来。王圝后怒气冲冲的气势令侍卫不由联想到当初国王与王圝后一同在战场上平定叛乱时的场景。
  王圝后啪的一声甩上了书房的大门。那沉重的大门在关闭的时候夹住了王圝后华美又拖沓的披肩,可王圝后并没有转身开门的打算。拜托,就是天底下心肠最软的人,正在气头上时也并不想做服软的事。于是王圝后一把扯开披肩的搭扣,将那披肩丢在地上,然后迈着轻快了许多的步伐走了。
  当晚,国王并没有和王圝后一起睡。王圝后去了寝宫,而国王则在书房批了一晚的公文。后半夜的时候,国王感到有些不舒服,于是将御医叫到了书房。
  然而谁也不知道,国王在屏退了所有下人后,向御医透露了他和王圝后的“越狱”计划。
  “我的天,你们都结婚这么多年还能有这把激情呢?”御医感叹。
  御医:“行,到时候我帮你一起封圝锁消息,不过你能不能带我一个?我也想出去了。”
  御医:“你不带我出去下次给你的药就不能保证是不是能苦翻一头牛了。”
  御医:“说真的,我们这么多年交情,你连带我出去一次都不行吗?我太难过了,我这叫交了个什么朋友啊。”
  国王:……
  国王:行行行,带你去。你闭嘴,别添乱。
  御医:我也就临场发挥一下,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
  于是第二天国王推开了闹了一晚脾气的王圝后的房门,却被里面可怖的血迹吓得三婚丢了七魄。他慌慌张张的冲进寝宫,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找到。侍女——没有——护卫——没有——刺客——没有——王圝后——更没有!而王圝后寝宫门口的侍卫竟然一概不知昨晚发生了什么!
  国王站在王圝后的寝宫门口,只觉得天旋地转。他用颤抖却咬牙切齿的声音下令:“封圝锁王圝后遇刺失踪的消息,全力搜寻凶手!”国王双拳紧握,手指捏的咔咔作响。他强迫自己冷静思考了一会儿,又转过头对侍卫说:“让传讯使给亲王写一封信,就说我要微服出访一段时间,叫他来替我批公文。再把御医也叫过来,让他和我一起走。”随后国王便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去了寝宫。
  国王保持着完美的演技直到最后一位下人离开。当他换上王圝后为他准备好的衣服,盖头换面之后,他已经是一个帅气贫穷但快乐的酒保了。
  他知道他的王圝后一定会去那儿——那个臭名昭著的地下酒吧。事实上换做是他,他也会将那里作为他们的碰头地点,这是他与王圝后这么多年相处形成的默契。至于为什么要去那家酒吧——很简单,国王每天要批的公文里有三分之一都在要求国王早日解决这颗毒瘤,然而要解决这个麻烦实在太难。如今有了一个解决麻烦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踏着轻快的步伐,我们伟大的国王陛下的第二人生,开始了!

TBC.

我好苦哇……为什么王圝后是敏感词……
对不起读者爸爸们,我真的尽力了……
也没法换词,因为顾顺他是国王不是皇帝嗯嗯嗯嗯……

最后,想不到吧!!!国王和酒保是一个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鬼……昨天测敏感词的时候注册了网易云(不是音乐app),今天就有小姐姐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顺懂女孩???????还问我“您的公司需不需要我们的帮助?”
啊? 哈? 帮助? 啥啊?啥帮助?

【顺懂】戏剧

一·他杀死了王圝后
 
  这个冬天似乎格外寒冷。
  惨淡的阳光从厚重的的云层间漏下来,在路面上映出树的影子。明明是正午时分,街上却空无一人:路边的商店已经打烊,居民的房子也门窗紧闭。整条街道,甚至整座城市都安静的仿佛见了鬼,而乌鸦刺耳的叫圝声更是让这个地方显得鬼气森森。很显然是有什么不得了的、可怕极了的大事发生了,以致于让这里的居民纷纷躲了起来。
  只有一个地方还热圝热闹闹——只不过它热闹的很隐蔽。
  在这座城市的正下方,是一座在各类罪犯间很有名气的酒吧。这里永远吵吵闹闹,只要你有足够的金钱,酒吧老板就可以给你提圝供任何的服圝务。从买凶圝杀圝人,到提圝供隐蔽之所,在这里,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酒吧里的氛围一如既往的热烈,有人正大声谈论着最近城市的异常:一座城市,怎么突然就像得了痨病一样,从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而很快客人们就从彼此的交谈中知道了原因。
  王圝后遇刺了。
  尽管没有走露更多的风声,但据说王圝后陛下的卧室里遍布可怕的血迹,王圝后怕是凶多吉少。愤怒又伤心欲绝的国王正在通缉凶手,而凶手很有可能正藏在这个城市。
  这些坐在酒吧里的都是穷圝凶圝极圝恶之徒,他们当然不会在意凶手是否藏匿在这座城市,甚至就在这个酒吧。他们在意的只是能否凭借凶手的人头在巡圝捕那里换一大笔金钱,或者更阴暗一点,拿悬赏的金钱跟巡圝捕换一次免罪的机会。这些酒徒大声嚷嚷着,挥舞着拳头砸向酒桌;粗鄙的语言从他们嘴里冒出,杯子里的酒或被他们喝下肚皮,或被他们洒在地面。整个酒吧嗡嗡嗡的,仿佛有一百只马蜂在这里飞舞,空气里满是酒气,甚至还残留着某个不胜酒力的家伙呕吐物的味道。总之,不论是人还是环境,这里真的糟糕极了。
  只有坐在角落的那位客人例外。他浑身裹圝着黑色的斗篷,全身上下只露圝出下半张脸上饱满的嘴唇和一双保养得当、手指修圝长的双手。他用手指挡在鼻子下面,轻轻地咳嗽了几声,看得出对这样混乱的环境有些不适应。不得不说,这位客人的安静让他在这样乱糟糟的环境中显得有几分打眼,以致于已经有不少目光在悄悄打量着他,而他本人似乎也对这些目光有所感知,因而越发的感到不自在。他伸出食指敲了敲吧台,酒保应声而至:“先生,您想喝点什么?”黑衣人用他那鹿一样机警的目光盯着酒保看了半晌,眉头一皱,说:“我怎么看你有些眼熟?”这酒保身材高大,容貌英俊,实在是不像是一个酒保。可偏偏娴熟的调酒手法和周圝身的气质让他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酒保耸了耸肩,说道:“是我长得太大众了。比起这个,先生,您到底想喝点什么?”黑衣人看出酒保不想多谈,但他仍是盯着酒保,像是要从他脸上分辨出什么来一样:“要……一杯普通的麦酒就可以了。”
  酒保很快把酒端上来递给了黑衣人。而后酒保拿出一个杯子,用抹布细细擦圝拭。他一边擦着杯子一边打量着黑衣人,黑衣人不为所动,继续默默地饮酒,完全没有回应酒保的打量。终于酒保忍不住向黑衣人问道:“先生,请问您做了什么才让您逃到了这里?我想您不会不知道来这里的客人都是走投无路之人。”“唔。”黑衣人顿了顿,“我确实干了件大事,目前正在被全国通缉。所以想请求酒吧老板帮我找一个藏身之处。”“您不必如此紧张,现在那些官老圝爷绝大多数都因追查刺杀皇后的案子而焦头烂额。”酒保答道,“莫非您和皇后的案子有牵连?”酒保的一句话成功吸引了酒吧里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一瞬间酒吧里原本的嗡嗡声都小了下去,一道道目光转过来黏在黑衣人身上。黑衣人扭了扭身圝子,看得出有些不自在的样子。“唉。”黑衣人叹了口气,“没办法啊……生活太平淡了总要有点波澜——我杀了王圝后。”
  这下酒吧里彻底安静了。
  紧接着又如油锅里倒进了水花一样炸开了锅。
“不可能!”有人圝大声质疑。接着便有人附和:“王圝后的护卫武艺高强,根本不是你能打得过的!”
“你们怎么知道我打不过?”黑衣人转头面向酒吧里的其他客人,“出来挨打试试?”“你!”刚刚大声质疑的客人站起身,就要冲到黑衣人面前的时候,被酒保拦住了。“这位客人,冷静一下。”酒保冲他说道,而后转向黑衣人:“既然您说您杀死了皇后,那您总要拿出点证据。恕我直言,您的体格可不像是能打得过护卫。”“我用不着担心那些护卫。他们根本不敢进王圝后的屋子。如果他们没有我的允许就进来了,那国王会砍了他们的。”黑衣人说着摘下了他的兜帽,露圝出了眼皮上的小痣。
  现在酒吧里一片死静。别说掉下一根针了,就是一个麦麸掉在地上人们也能听见。因为黑衣人露圝出来的是与王圝后别无二致的脸。
  接着就听黑衣人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这个证据怎么样?我就是你们的王圝后。至于我怎么杀了王圝后——很简单,我靠的自圝杀。”

TBC.
lof的敏感词使我崩溃。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啾咪!
欢迎大嘎和我聊天啊,万一聊着聊着就有脑洞了呢hhh
顺懂不许凉!闲了这么久我终于产粮了,虽然……不好吃(。)